知音网首页 > 情感 > 婚姻 > 倾诉 > 最后的二十八封信,病重父母对儿女深切的爱

最后的二十八封信,病重父母对儿女深切的爱

www.zhiyin.cn 2019-11-19 09:36:37 知音网 我要评论

字号:T|T

此刻,窗外传来女儿们嬉戏的声音,钟兰兰贪婪地听着,泪流不止。“妈妈,今天是端午节,别人家都在吃粽子,我也要吃,还要吃咸鸭蛋。”


  端午节,家家户户都飘荡着粽子和艾叶的清香,而范虎、钟兰兰夫妇却相傍而坐,泪眼相对就在两天前,30岁的钟兰兰被确诊为原发性腹膜后肿瘤复发,生命危在旦夕。

  而就在3个月前,29岁的范虎也被确诊为肝硬化晚期。医生惋惜地告诉他们,范虎的病情已经到了弥漫性肝脏病变的阶段,只能花费巨资接受肝移植手术。而范虎夫妇只是花炮厂的一对普通职工,根本没钱去做这个手术。

  这么年轻就双双被命运宣判了死刑,这是怎样的无奈与绝望!可他们还有割舍不下的深深牵挂:一对6岁的双胞胎女儿新蕾、香蕾和年仅一岁三个月的小女儿思琪。一旦撒手西去,她们该怎么办?

  此刻,窗外传来女儿们嬉戏的声音,钟兰兰贪婪地听着,泪流不止。“妈妈,今天是端午节,别人家都在吃粽子,我也要吃,还要吃咸鸭蛋。”新蕾大叫着跑来,打破了范虎夫妇深沉的绝望。钟兰兰抹一把泪,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。她强撑着站起来,家里有亲戚送来的粽子、咸蛋,还有一碗浓浓的雄黄酒。钟兰兰掌勺,范虎帮忙,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。

  当孩子们欢呼着准备开饭时,范虎拿起一根筷子,蘸上雄黄酒,挨个在女儿额头写下大大的“王”字。这是醴陵最古老的习俗,王字代表虎,小孩带有虎的印记,就能平安健康。看着女儿们如花的笑脸,他的心刀割般疼痛,却竭力忍住浮上眼中的泪。

  为了抢一块咸蛋黄,新蕾和香蕾争执起来。钟兰兰把咸蛋黄夹到香蕾碗里,别有深意地说:“新蕾,记住长姐胜母,要让着两个妹妹啊……”新蕾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钟兰兰的心一片凄惶。

  夜里,三个女儿睡着了,夫妻俩却久久不能入睡。他们已经接受了死神的邀约,可女儿们的命运是何等凄凉!钟兰兰把头靠在丈夫肩上,泪水无声流淌。她真希望这一切都是个梦,梦醒之后,阳光重新洒满门楣!可这一切,都是奢望。范虎抱紧妻子:“艳兰,现在流泪没有用。我们得赶快打算,新蕾、香蕾和思琪,她们该怎么办……”夫妻俩商量了一夜,决定在死之前为三个女儿安排好归宿。钟兰兰双亲年迈,有一个比她小两岁的弟弟钟波。而范虎的父母体弱多病,唯一的哥哥家境也十分贫困。

  第二天,钟兰兰请来自己家人,开了一个家庭会议。夫妇俩的病情,亲人们早就看在眼里急在心头,所有家庭成员几乎到齐。钟兰兰含泪开口:“爸妈、小波,我和一虎给你们添麻烦了。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可新蕾她们还小,今天请你们来,是想商量一下该怎么办。她们命苦,摊上我们这样的父母……”话未说完,她已哽咽难言。

  钟波跟姐姐感情深厚,当即流泪表态:“请姐姐姐夫放心,就是吃糠咽菜,我也要把新蕾她们好好养大!”弟弟的话让钟兰兰感动极了,可弟媳脸上为难的表情,却让她不得不正视残酷的现实:弟弟在镇上的鞭炮厂打工,月工资一千多元,弟媳在家务农。夫妻俩已育有一儿一女,大的5岁,小的才半岁。这样一个家又怎么能承受再添三张嘴?

  不能把弟弟家也拖垮了!权衡再三,钟兰兰夫妇决定把最小的思琪托付给弟弟。钟波含泪答应了。

  可接下来,新蕾和香蕾的去处让钟兰兰夫妇愁肠百结。范虎的哥哥对弟弟的不幸深表同情,悲泪涟涟,却不敢把抚养小姐妹的事情应承下来。哥哥家境贫寒,还承担着赡养两位老人的责任,范虎实在不忍心再给他增加负担。

  无奈,夫妻俩又强撑病体来到醴陵市民政局和醴陵市社会福利院求助。他们非常同情范家夫妻,最终答应如果没有合适的家庭收养,福利院会接纳新蕾姐妹俩。但他们同时指出,福利院的生活和学习条件有限,一个健全的家庭对她们的成长最有利。

  他们的话让夫妻俩心里沉甸甸的:是啊!在孩子们成长的过程中,有许多麻烦与关口,那时,有谁能为她们出谋划策,排忧解难?想到这里,钟兰兰悲泪长流,她说:“如果这世上真有天堂,我希望能亲眼看到孩子们长到18岁;如果没有,我宁愿化成树、化成风,守在她们每一个必经的路口……”

  那一夜,夫妻俩再也睡不着,苦苦思索怎样才能“目送”孩子们长大。突然,范虎冒出一个念头:“艳兰,你记得咱俩当初写的那些信吗?我想把对孩子的叮嘱写进信里,她们在成长的每个阶段,都能收到我们的信,‘预控’她们的未来……”

  范虎大专毕业,爱好文学,当年正是他那些情真意切的信,打开了钟兰兰的心扉。她相信丈夫能再次把真情灌注在信中,陪伴女儿们的成长。而自己能做些什么呢?对,就给孩子们织几条毛裤吧,她要把自己对女儿的牵挂,一针一线地织进去……

  7月1日,范虎买来了一沓信纸和信封。而钟兰兰则买来10斤恒源祥毛线。是夜,孩子们睡熟后,范虎铺开信纸。第一封信,是同时写给三个女儿的——

  我最亲爱的女儿们,今天晚上,爸爸要告诉你们一个很坏的消息:爸爸妈妈很快就要永远离开你们。但你们一定要相信,我们的爱,一刻也不曾离去……或许你们以后将天各一方,但一定要记住,你们是爸爸范虎和妈妈钟兰兰的爱情结晶……你们不知道吧!爸爸和妈妈是1999年4月通过电台交友节目相识相爱的。记得那天,爸爸这样介绍自己:‘俗话说,猫有九条命,其实,老虎也有九条命,所以,父母给我取名范虎……’正是爸爸这诙谐的介绍,赢得了妈妈的好感。爸爸妈妈就这样相爱了,然后,就有了你们三个宝贝女儿……

  第二晚,范虎开始写信告诫女儿们在读书时代需要明白的事理:新蕾、香蕾,你们很快就要开始人生中重要而漫长的求学时期。在学习中,一定会遇到很多困难和挫折,不要怕,要找法子解决……失败也不要紧,只要能从失败中吸取教训,就一定会成功。身体也很重要。要养成好的作息规律,加强锻炼,注意饮食……”范虎每写好一封,就郑重地用信封装好,写上孩子的名字和年龄。有一天他正写着,一口鲜血呕到信纸上,他戴上口罩,里面垫上厚厚的卫生纸,继续奋笔疾书。

  钟兰兰一刻不停地织着毛裤,癌痛吞噬着她干瘦的身体,她额上冒着豆大的汗珠,用颤抖的双手编织着。有一次,她竟然痛晕过去,又在丈夫的声声呼唤中悠悠醒来。面对丈夫心痛的眼泪,她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:“孩子们穿上我织的毛裤就不会冷了,我得抓紧时间……”

  女孩子十二三岁时开始有了青春的秘密,该引导女儿们如何健康地度过青春期了,范虎决定让妻子来写。8月25日,钟兰兰提笔写道:“……亲爱的宝贝,当你们第一次看到‘青春之血’,请不要惊慌。这是每个女孩在成长中必然要接受的礼物,这代表着你们已经长大了。妈妈教你们怎么护理……你们也许没钱买新衣服,但只要收拾得干干净净,就是最漂亮的姑娘……”

  就在范虎给每个孩子写第7封信的时候,出现了严重的肝腹水和门静脉高压症状。死神,已经在举手敲门了!他们要同死神赛跑,在到达终点之前,为女儿们安排好没有父母同行的人生之路。

  双胞胎姐妹上小学一年级了,虽然别的同学都有人接送,但平时对女儿宠爱有加的范虎却硬起心肠,让她们自己去上学。姐妹俩哭喊了一阵后,只好抹着眼泪转身离去。在门缝里看着两个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晨雾中,范虎靠在门上流下了酸涩的泪水。他在当天的信中写道:“新蕾,还记得小时候爸爸逼你们独自上学的事吗?你不恨爸爸吧?其实爸爸的心也好痛……爸爸想告诉你,没有人能在父母的陪伴下走完一生,‘独立’是爸爸和妈妈留给你们最大的财富……”

  这天晚上,范虎为三个女儿写下最后一封信:“亲爱的女儿,18岁是一个很好的年龄,它孕育着更精彩的人生,也预示着更多的责任与担当。爸爸妈妈都是善良纯朴之人,希望你们也富有爱心……”

  至此,范虎的抽屉里已经端端正正放了28封厚厚的信。而妻子的床头,也整整齐齐码放着12条毛裤。他们相信,即使死神就在这一刻将他俩带走,女儿们也能凭借父亲信中的人生智慧、凭借母亲教会的生存技能,坚强地生存下来……

  钟兰兰再次晕倒,被送进市中医院。主治医生袁通力痛心地对范虎说:“她的时间不长了……能不能过冬,很难说。”

  从医院回来后,钟兰兰就再也起不了床。范虎也出现了皮肤干枯黝黑的终末期症状。新蕾和香蕾终于明白:爸爸和妈妈的病好不了了!姐妹仨哭喊着,当看到孩子们眼里的恐惧,范虎告诉妻子:从今天起,我们要忘记病痛的存在,要让孩子们拥有更多的快乐!钟兰兰点点头,眼神里写满赞许。

  从那天起,范虎只要有空就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。有一天,父女四人正在钟兰兰床前做游戏,突然,范虎一阵干呕。他情知不妙,赶紧冲进卫生间,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他的心也随之痉挛。孩子们在外面拼命拍门,范虎擦干血迹,抹去眼泪,打开门,又微笑着出现在孩子们面前……范虎夫妇的不幸遭遇和对女儿的一片爱心,感动了醴陵市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,他们主动向长沙电视台的记者报料。

  范虎一家的故事被搬上了荧屏。节目播出后,许多好心人纷纷给电视台打来电话,给他们捐钱捐物,并表达了想收养小姐妹的意愿。范虎和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一道,对提出收养意愿的好心人家精心考察。初步决定把二女儿香蕾交给辽宁大连一对姓王的夫妇收养,新蕾则由长沙一对姓廖的夫妇收养。范虎夫妇向收养的家庭提出,等他俩“走”后,再把孩子领走,他们都含泪同意了。

  想到孩子们以后将在陌生的家庭生活,钟兰兰泪水涟涟。黑暗中,她睁大双眼喃喃地问:“一虎,孩子们以后会不会忘了爸妈,忘了咱们这个家?”范虎想:无论如何也要给三个女儿留下永远的念想!他突然想起了妻子说过:如果能亲眼看到三个女儿长大,她宁愿化成风,化成树,守在她们必经的路口。那么就种两棵树吧!

  范虎让妻弟钟波帮忙,从附近的山上挖回了两棵樟树苗。一株高大粗壮些,一株矮小精致些。他背着妻子,带着3个女儿,把小树苗精心种在屋后菜地旁。两个女儿一锹一锹地填着土,他握着思琪的小手,往树坑里填了两锹。他们细细地浇上水,在小树苗周围竖了一排篱笆。

  忙碌完毕后,范虎已是气喘吁吁。他把思琪抱在膝上,左右手拉着新蕾和香蕾,郑重地说:“孩子们,你们要记住,这两棵树就是爸爸和妈妈的化身,你们要好好地照顾它们,每年都要到树下相聚,让爸爸妈妈看看你们长高了没有,长胖了没有。千万不能忘了彼此,忘了这个家。每一片叶子的摇动,都是爸爸妈妈的问候;每一缕清香,都是爸爸妈妈的抚摸……”女儿们似懂非懂地点着头,范虎把孩子们紧紧搂在怀中,钟兰兰也泪眼婆娑。孩子们的养父养母得知后,也都十分理解,他们含泪承诺:一定让三姐妹每年在香樟树下相聚,让两棵树成为孩子们的精神家园!

  虽然年幼的孩子们并不完全理解父亲的话,但她们却记住了这两棵小树苗很珍贵。从种下树的那天起,新蕾和香蕾便每天去看它们,蹒跚学步的小思琪也知道拿着小小的喷水壶,按时给它们浇水。

  新蕾一大早就冲出去看望小树苗。她叫妹妹把家里的碎布都搜罗出来,把小树的树干厚厚地围起来。她说:“不能让小树冻死,因为这是我们的父母树。”

  看着孩子们忙碌的身影,范虎夫妇再次潸然泪下,而这次是欣慰的泪水。他们似乎看到两棵香樟树已经长大,根在土中相握,叶在云端相触……

字号:T|T
关注我们:

新闻热搜词

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

编辑推荐

网友评论

收起评论

热点聚焦

热点视频

图文欣赏

1/5

精彩推荐

回顶部
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