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音网首页 > 情感 > 情感故事 > 迟到一年的婚礼:失忆新娘重说“我愿意”

迟到一年的婚礼:失忆新娘重说“我愿意”

www.zhiyin.cn 2019-11-04 09:00:09 知音网 我要评论

字号:T|T

失而复得的记忆,失而复得的爱情,让两人变得格外恩爱。次年年2月,唐燕陪着丈夫再次来到英国继续学业。


  那年2月14日,英国爱丁堡滨海的摩门教堂里,婚礼仪式前的音乐已经奏响。人们都在兴奋地等待着一对即将登上婚礼殿堂的恋人。新郎韩冰是爱丁堡大学化学系的博士,新娘唐燕是爱丁堡爱奇诺广告公司的一名摄影师。两人都是安徽淮南人,韩冰毕业于2019年香港曾道人免费会员科技大学。

  婚车在前往教堂途中,被一辆醉驾超车的轿车撞中侧面,剧烈撞击下,韩冰头部撞在车窗上,血流如注!新娘唐燕虽受伤较轻,但车祸发生后车内血迹斑斑、丈夫的白色婚礼服被鲜血染红一大片的惨景,还是把她吓得昏厥过去。

  婚礼被迫取消,韩冰夫妇被亲友安置在爱丁堡皇家外科医院疗伤。好在韩冰只是受了外伤,经过一周的治疗,他便康复出院了,但不幸的是唐燕的精神状况却变得极度反常:每每响起的电话铃声、走廊传来的脚步声,都会令她莫名其妙地惊恐不安。经诊断,唐燕是患上了一种“应激性惊恐症”!原来,在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,唐燕受到极度惊吓,形成间歇性精神障碍。医生说:“临床上尚无有效方法,只能通过心理疏导,引导病人逐渐走出心理阴影。”

  于是,韩冰住到了唐燕的病房日夜照顾她。他按照医生所说的心理疏导方法耐心与唐燕沟通,但收效甚微。3月初,唐燕出院了,医生叮嘱韩冰,唐燕是心理疾病,要避免再受刺激,否则容易复发。回家后,韩冰继续按照资料对妻子进行心理疏导治疗。他每天给妻子播放轻音乐碟片,陪她看情节温馨的爱情片;为避免与车祸场景有关的东西刺激唐燕,家中避免出现红色液体和油状物;因为新鲜牛肉看上去“血肉模糊”,酷爱吃牛肉的韩冰也戒了。

  3月17日,韩冰和唐燕散步回来,四楼一华人门上贴着大红的“囍”字,唐燕脸色顿变:“韩冰,你流了好多血!车翻了,救命啊!”说着挣脱韩冰的手臂,尖叫着踉踉跄跄地往楼下跑,韩冰好不容易才把狂躁挣扎的唐燕抱到屋内。

  出院后,妻子的状况非但没有好转,反而连正常的生活也难以为继。韩冰又心疼又苦恼,此后他又带妻子多方诊治,却收效甚微。4月13日,韩冰接受医生的建议,暂停学业带着妻子回到国内休养,希望熟悉的环境能帮助唐燕忘掉有关车祸的痛苦记忆。

  回国之初,韩冰考虑到妻子娘家的环境有助于她精神康复,便和妻子住进了岳父岳母家。唐燕的父亲唐永顺是安徽淮南一家食品企业的工人;母亲是一名退休老师。他们遵照韩冰的叮嘱,不让唐燕接触容易引发她情绪波动的物品。然而,唐燕家毗邻商业区,窗外不时传来汽车喇叭声和刺耳的刹车声,常常让唐燕心惊肉跳。一天傍晚,附近一辆运送啤酒的货车因急刹车导致多箱啤酒滚落,噼里啪啦的酒瓶破碎声吓得唐燕大声尖叫:“撞车了!撞车了!”韩冰赶紧将妻子抱在怀里安抚了好半天,她才平静下来。这一夜,唐燕好几次从噩梦中惊醒,浑身汗涔涔的。

  第二天,韩冰就把唐燕接到了山南新区自己父母家中,希望相对安静的环境,能让唐燕不受干扰。韩冰的父亲退休前曾是淮南市一家企业的保卫科科长,母亲曾是淮南市一家企业的汽车班主任,二老都退休在家,一起照顾唐燕。在亲人悉心照料下,唐燕精神状态明显好转,发病频率开始减少。

  然而,韩冰怎么也没有想到,厄运会再次降临。6月3日这天,韩冰带妻子到附近的中心商场购物。回家途中,离他们不远处突然有一辆货车撞上了摩托车,驾驶摩托的年轻男子瞬间被掀翻在地!韩冰赶紧捂上唐燕的双眼,可已经迟了,只听唐燕尖叫一声,双颊铁青地瘫软在韩冰肩上。韩冰赶快叫来救护车,把唐燕送到医院急救。唐燕苏醒过来后脸色惨白,她抓住丈夫的手,泪水夺眶而出:“韩冰,我又犯病了是不是?”韩冰赶紧安慰道:“没有事的,这只是一个意外。”然而,事情并非如韩冰所想。医生检查后发现:唐燕患上了“重度情绪型心脏病”!原来,这次近距离目睹车祸,让唐燕本已缓解的“应激性惊恐症”复发,从而诱发了“重度情绪型心脏病”。

  医生告诉韩冰:“重度情绪型心脏病患者不能受刺激,否则情绪波动就会危及患者生命。”韩冰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了,忙问医生该怎么办。医生遗憾地表示无能为力:“国内目前尚无根治重度情绪型心脏病的有效方法,只能通过心理调整来降低发病率。”

  见医生对妻子的病无能为力,韩冰只得伤心地带着妻子回到了家里。一天晚上10点多钟,韩冰父亲在客厅看电视剧《亮剑》,原本已睡下的唐燕来客厅喝水时,正巧遇上电视中播放剧烈的爆炸声,吓得她手中的杯子砰然落地,手捂心口痛苦万分;二老赶紧拨打了120将她送往医院急救。

  经过紧急吸氧抢救,唐燕脱离了危险。经过这场变故,韩冰父母不敢再大意,看电视时音量调得很小。那段日子,韩冰咨询了多家医院,希望能找到治疗“重度情绪型心脏病”的办法。然而,一个月过去了,韩冰一无所获。

  转眼间进入了夏季,炎热的气候使得唐燕的情绪更坏,她常常因为心悸而无法入睡。目睹日益憔悴的爱妻,韩冰忧心如焚,苦苦寻找能够医治“重度情绪型心脏病”的良方。8月15日,韩冰在爱丁堡的一个同学打来电话说,英格兰纽卡斯尔大学总医院有一种“脑神经阻断手术”,可以使人选择性地忘却痛苦记忆。韩冰立刻与该院神经外科主任格莱克医生通了电话。格莱克医生表示,或许可以通过手术帮到唐燕,但手术的具体方案则需要由他对唐燕身体做全面检查后才能确定。

  9月17日,韩冰夫妇办理好签证,登上了飞往英国的班机。格莱克医生热情接待了他们。在对唐燕脑部做了检查后,格莱克说:“引发恐惧症的是那段痛苦记忆,只要阻断这部分记忆神经,患者症状就会随之消失。”格莱克医生说,他还曾运用该手术为毒瘾、酒瘾患者消除对毒品、酒精的记忆,成功达到戒毒、戒酒的效果。

  但格莱克医生也提醒说,做这种手术风险犹存,人的脑神经分布极为复杂,稍有闪失就可能伤及其他脑神经,导致患者成为植物人甚至死亡。此外,格莱克医生还担心,“阻断手术”在消除唐燕车祸记忆的同时,或许还会让她丧失更多的记忆。不过,考虑到“重度情绪型心脏病”会随时危及唐燕的生命,医生还是决定尽快手术,并将手术时间确定为10月8日。

  10月7日晚,韩冰挽着唐燕在爱丁堡大学校园里散步,一想到第二天就要进行的手术,两人心中都难以平静。韩冰满怀憧憬地对唐燕说:“明天你做了手术,一切不幸都将结束;等你康复出院,我们要在摩门教堂举办一场隆重的婚礼,庆祝我们爱情新生……”尽管手术前唐燕心里有些紧张,但一想到自己能恢复正常生活,她又感到激动而幸福。

  10月8日清晨,一台神奇的“记忆阻断手术”即将开始。早上8点,“记忆阻断手术”正式开始。为了确定实施阻断的记忆神经的位置,医生拿来一些车祸现场照片在唐燕眼前展示,同时通过脑磁图、核磁共振和CT机来监测唐燕大脑中的“惊恐之源”。当脑磁图上出现急速波动曲线时,电波闪闪发亮,而唐燕的整个身体出现恐惧战栗症状,格莱克医生立刻通过电脑准确地测定了那个闪烁光斑的位置,他把这个点置于定位仪的虚拟球心。然后,医生在唐燕头顶偏左前方的位置,用仪器钻开一个2毫米粗的小孔,然后再将射频针进入,将关于车祸记忆的靶点成功摧毁!

  经过几个小时的紧张手术,手术顺利结束。手术室门打开了,略显疲惫的格莱克医生冲着韩冰颔首一笑。“手术成功了!”韩冰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。手术后,唐燕被转移到重症监护病房。看着熟睡中妻子安详的容颜,韩冰觉得无比幸福。经历了这么多波折和折磨,妻子的病魔终于被白衣天使降服了。

  第二天上午,唐燕终于睁开眼睛醒来了,可经历了微创开颅手术的她还不能说话。韩冰惊喜地握住她的手:“艳燕,你醒啦?”然而,令韩冰困惑的是,唐燕看自己的眼神,显得有些惊愕、陌生。

  第三天早上,韩冰再次去探问唐燕。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——唐燕睁大眼睛,惊恐地缩回手捂紧被子,怔怔地问:“你是谁?”

  韩冰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。半晌,他又握住妻子的手说:“我是韩冰啊……”没想到唐燕触电般地又缩回了手,紧张地说:“不要碰我!我不认识你啊!”韩冰不禁愕然。

  闻讯赶来的格莱克医生遗憾地说:“我最担心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!”格莱克分析,可能因为车祸中最惨烈的图像信息是韩冰受伤的样子,因此“阻断手术”在阻断了唐燕对车祸记忆的同时,也将唐燕脑神经里对韩冰的记忆阻断了!

  对韩冰而言,妻子手术后判若两人的结局不啻于晴天霹雳,他颓然跌坐在沙发上,痛苦地抱住脑袋:他怎能接受如此残酷的事实——曾经深爱他的妻子竟然与自己形同陌路;更要命的是,按格莱克医生的说法,目前医学上还没有办法恢复患者被阻断的记忆。

  手术一周后,唐燕转入普通病房,但她仍然很虚弱,可当韩冰上前搀扶她时,唐燕却执意推开他:“你不要碰我!”夜晚睡觉前,唐燕看见韩冰居然还守在病房里,就对值班护士说:“不能让这个陌生男人待在病房里,我觉得不安全!”护士告诉唐燕说韩冰是她丈夫,唐燕竟然连连摆头,埋怨护士“胡说八道”;无奈之下,韩冰只好在走廊里支个椅子小憩,随时观察唐燕房间的动静,唯恐唐燕有什么意外。

  10月18日,唐燕的母亲飞到爱丁堡探望女儿,唐燕见到母亲后十分高兴,她紧紧拉着母亲的手央求道:“妈,你来了就好了,这里没有一个亲人照顾我……”女儿的话让韩冰的岳母颇为诧异,韩冰一时不知道该怎样解释。待唐燕睡着后,韩冰才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……

  待唐燕醒来,唐燕的母亲赶紧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给女儿看,这是一张韩冰和唐燕的婚纱照,看到自己依偎在韩冰怀中,唐燕目瞪口呆: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个人怎么会和我一起照相?”“孩子,他是你丈夫韩冰啊,妈不会骗你,你是因为脑部做手术才忘记了韩冰的……”

  唐燕将信将疑地看着母亲,张兰告诉女儿,这一切都是真的,她还将车祸后唐燕患惊恐症、韩冰不离不弃悉心照料的事细细讲给女儿听。“孩子,他真的是你要相守一生的人。”那一刻,唐燕将目光定格在韩冰身上。

  其实,此时的韩冰心情很不好受,好几次,韩冰真想抱住妻子亲吻,用爱唤醒“执迷不悟”的唐燕,可他克制了,他担心那样会让“失忆”的唐燕受到惊吓。韩冰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能让妻子觉得受到了伤害,他决定耐心等下去,他相信她终究会重新接受自己。

  对韩冰的悉心照料,唐燕十分感激。多少次,目睹韩冰汗流浃背地为她忙碌,尽心尽力为自己按摩头部长达几小时,唐燕总是想:“他对我这么好,真不知道怎么报答……”

  11月1日,唐燕手术痊愈出院。韩冰和岳母商量,决定带唐燕回国休养。家乡有两人的爱情故地,那里或许可以帮助唐燕找回恋爱的记忆。11月6日,三人一同飞抵北京,然后回到了安徽淮南唐燕的家。韩冰暗暗下了决心:他要让唐燕回到恋爱时光,唤醒妻子心灵深处的爱情记忆。韩冰找出以前的日记和照片,列出了重新“追求”唐燕的计划……

  这个冬天,从龙湖公园到八公山风景区,从邻近的黄山到遥远的丽江,韩冰带着妻子重走每一处留下两人相恋足迹的地方。古老的淮河边,曾是韩冰向唐燕表白爱情的地方,每个黄昏夕阳西下的时候,韩冰就牵着唐燕的手漫步在河堤上:只见夕阳缓缓坠落,小城景致尽收眼底,落日余晖让万物如蒙薄纱……唐燕陶醉了,依稀想起了什么。现实和记忆交织在一起,唐燕恍如隔世……

  12月1日,韩冰带唐燕到家里做客。韩冰一打开门,唐燕就被惊住了,只见在客厅的墙壁上,粘满了五颜六色的贝壳,拼成一个巨大的心形,色彩缤纷闪耀,把唐燕的心也照得晃动起来。“贝壳砌成的心形墙壁……”好熟悉的景象!唐燕终于想起自己曾说过:“谁为我用贝壳砌满墙壁,我就嫁给谁!”

  “燕,我给你做成了贝壳的心形墙壁!嫁给我吧!我会给你一辈子的幸福!”仿佛有一股电流从脑中闪过,唐燕猛然想起了韩冰向自己求婚的那一幕,就是今天这个场景:一模一样的心形墙壁,一模一样的爱情誓言……唐燕的心激动起来,紧紧抓住韩冰的双手泣不成声:“我记起来了,韩冰,你是我的丈夫。我再也不会忘记了。”一对饱经爱情沧桑的恋人,终于紧紧拥在了一起。那一刻,韩冰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。而依偎在韩冰怀里的唐燕,更是感动落泪,一幕幕往事在脑海里变得清晰起来……

  失而复得的记忆,失而复得的爱情,让两人变得格外恩爱。次年年2月,唐燕陪着丈夫再次来到英国继续学业。情人节那天,英国爱丁堡滨海的摩门教堂里,韩冰和唐燕推迟了一年的婚礼重新举行——劫后重生的新娘新郎重登婚姻殿堂;原列席的嘉宾一个不落地再度光临;双方父母飞抵英国道贺;格莱克医生也带来了祝福……

  一年前的那场车祸是不幸的,但对韩冰而言,他又是非常幸运的,因为“失而复得”的爱情更显珍贵,足以让他一辈子珍惜……

字号:T|T
关注我们:

新闻热搜词

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

编辑推荐

网友评论

收起评论

热点聚焦

热点视频

图文欣赏

1/5

精彩推荐

回顶部

博聚网